<track id="yzkrc"></track>
<legend id="yzkrc"></legend>
    1. <acronym id="yzkrc"><sup id="yzkrc"></sup></acronym>
      1. 【上理℃】以精準溫度開啟暑期科研頻道

        時間:2019-07-15瀏覽:1284編輯:董真攝影:王博、王臻平    通訊員:設置

        【開欄語】

        短短7周時間,能做點啥?這個問題,上理人想說,能做很多!這個暑期,在科學研究、創新實踐、管理服務的各領域,都有上理人不停歇的腳步,他們或許在恒定高溫的實驗儀器前潛心科研、或許在溫度適中的自習室中靜心苦讀、或許在烈日當頭的鄉村用心實踐、或許在悶熱難耐的教室細心檢修,為此,新聞中心開設“上理℃”暑期特別欄目,探尋在不同的暑期“溫度”中,上理人是如何為實現學校高水平大學建設而奮斗、追夢的。


        打造長三角最美“會客廳”向世界展示虹橋魅力、響應垃圾分類號召為“濕垃圾”處理出新招、醫工合作研發守護國民健康的實用設備、在深海環境模擬實驗室里突破“卡脖子”技術難題……在科研的路上,上理人始終與國家脈搏同頻共振、與國民需求緊密結合,這個暑期,他們仍舊堅守最愛的實驗場地,在精準的“溫度”背后,是他們的科研情懷與擔當。

        24℃,打造長三角最美“會客廳”

        舒適的24℃是虹橋商務區常年的室內溫度,像“家”一樣溫馨卻又不失品質與格調是這里留給人的第一印象。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背景下,這里已經成為區域的重要“會客廳”,為了能更好地打造世界一流水準的CBD(中央商務區)品牌形象,虹橋商務區發出“英雄帖”,向全球征集城市家具創意設計作品,而最終入選的名單中,就有我校出版印刷與藝術設計學院李文嘉團隊的智慧結晶。

        觀察虹橋不同時段不同區域的使用狀態、了解周邊用戶對空間的核心需求、大量社會網絡嵌入分析與研究、學習國外智慧城市的設計新技術……這個暑期,李文嘉老師的“實驗室”就在虹橋的各個角落,只為“打磨”出最佳的設計方案。“當我看到這個‘帖子’的時候,我就在想,這片土地的未來會成為什么、帶來什么、發生什么。‘會客廳’里不能是冷冰冰的陳設,我們要先用心、再用力,才能為研發設計出的產品注入‘舒適溫度’,讓來到虹橋的人第一時間感受到這座大都市的人文魅力。”李文嘉談到。

        帶著這樣的“初心”,李文嘉老師帶領團隊將目光聚焦到道路市政桿和天橋上,形成了“光與影——Dream of HongQiao天橋”“模塊化智慧蜂巢樹”兩項作品。7月中旬,她將代表上理工站上虹橋商務區此次作品征集的頒獎臺,而具體作品也將于第二屆進博會開幕前落地國家會展中心,成為傳遞城市文化的藝術名片之一。


        李文嘉在街頭為學生講解虹橋商務區風貌規劃


        35℃,讓“濕垃圾”還能“再立功”

        “你是什么垃圾?”這樣“調侃式”的提問出現在上海居民的朋友圈里,7月1日開始,他們正式開啟了“垃圾分類”的“新生活”。當大家還在針對如何分類熱火朝天地討論時,我校環境與建筑學院徐蘇云團隊早已將目光聚焦在垃圾的“后端”處理上,通過激活垃圾中的生物力量,實現“濕垃圾”的二次利用,讓垃圾為居民生活“再立功”。

        35℃是濕垃圾處理所需的恒定溫度,這也就決定了實驗室在暑期是不能開空調的,微生物反應所產生的隱約“臭雞蛋”味兒加上悶熱的室內溫度決定了這不是輕松的任務,然而徐蘇云卻興奮地說:“我們最喜歡暑期,這個時候的室內溫度最接近實驗所需的35℃,更有助于實驗穩定性。”在她們看來,和“垃圾”打交道,就不能怕苦怕臟,她們的一小步是為了更清潔的居住環境。

        如今,徐蘇云團隊已經研發出以“厭氧消化”為核心的濕垃圾處理方法,每1噸濕垃圾將有90%轉化為沼氣,殘余10%轉化為有機肥或土壤改良基質,反哺社區園林綠化。7月下旬,應崇明陳家鎮有機物再生循環利用中心的邀請,徐蘇云團隊將帶著她們的核心處理技術進行實地調研并進行現場測試,助力科研成果朝著真正落地更近一步。


        徐蘇云指導學生進行“厭氧消化”實驗


        37℃,將齲齒問題扼殺在“搖籃里”

        或許有人說,“科研都是‘高大上’的,和我們老百姓沒啥關系。”而總有一些科研工作者,是在用“高大上”的科研情懷解決“接地氣”的生活問題。作為一個父親,我校醫療器械與食品學院王成在帶孩子的過程中發現,兒童齲齒是常見病例,他便對此“留了心”,以“問題”為導向把科研目光放在了37℃的口腔里。

        與醫生開展座談、到幼兒園實地調研、研究國際相關學術論文,王成一步步驗證了自己的預判:據資料顯示,6歲左右的兒童,近一半都存在著齲齒問題,而目前對于齲齒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治療技術上,鮮有日常“預防齲齒”的相關研究,由此,王成團隊攜手上海市第九人民醫院口腔科開啟了醫工合作之路。

        “在我們的口腔中,實際上存在著超過700種細菌,如果不做到有效抑菌除菌,就會在牙齒上形成致病生物膜,當發現得了齲齒才去想辦法治療,其實已經非常被動了。我希望能夠用最快速、最簡便的方法檢測出口腔里的致齲性牙菌斑,更重要的是能提供一個直觀、簡便的智能裝置自主提醒刷牙的重點部位以及牙菌斑的清除效果,將齲齒問題扼殺在‘搖籃里’。”王成說道。

        目前,王成團隊已經研發出第一代智能裝備:一個礦泉水瓶大小的盒子里裝著比普通牙刷略大的儀器,只需要連接手機端、用探頭照射牙齒就可實現快速成像進行檢測。別看這個設備精致小巧,里面竟集結了生物醫學工程、工程光學、臨床口腔學等多學科的研究方法,此外,相較于國外昂貴的類似產品,王成在用料成本上也是非常用心,只為普通老百姓也能用得起,實現科研和民生的完美結合。


        王成團隊在實驗室調試設備


        45℃,突破深海“卡脖子”技術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噴涌而出的石油、隨風翻滾的火球、漫天彌漫的濃煙……對于普通公眾來說,這可能只是石油災難片中的場景,但是對于我國從事深海戰略資源開采工作的人們來說,這是絕對不能真實出現的場景,他們用智慧和心血守護國家發展的“寶藏”。

        在上理工就有這樣一支團隊,他們深諳深海資源的戰略意義,以“極致安全”為底線,把工作溫度達45℃的深海環境模擬實驗室作為“主戰場”,致力于深海高端裝備復雜系統關鍵技術的相關研究,突破“卡脖子”技術難題,他們就是理學院深海戰略資源開采裝備復雜系統跨學科研究團隊。“我們目前研發的設備主要用于解決深海資源開采的各類信號傳輸問題,就相當于要在深海實現信號接口在工作狀態的插拔動作,每一環都是至關重要的一環,稍有疏忽就會讓電影場景變為現實。”團隊成員甘屹教授感言道,“對于這一技術,目前我們只能依賴進口,不僅價格昂貴而且要支付無理的‘霸王’服務費,由于技術難度極大、研發周期長、短期內難以實現經濟效益、安全性零差錯等限制,國內沒有團隊從事相關研究,我們只能‘零起步’,做敢于‘吃螃蟹’的人。”

        團隊歷時5年潛心研發出樣機,目前正在實驗室進行密集測試,以獲取各類性能參數,進而優化系統。大到幾米的壓力智能測試臺,小到幾毫米的異型彈簧都是由團隊自主研發和制作的,是名副其實的“Made in China”。

        談及實驗中的艱辛,團隊骨干成員汪老師擺了擺手說:“為了不再‘受制于人’,我們不談辛苦,45℃的實驗環境和一次次失敗比起來不算什么,我們所做的一切,只為了關鍵技術要掌握在祖國手里。”這個暑期,為了加快該設備配套設施的研發進度,汪老師還將和項目組前往南海,在惡劣的實際工況中致力于突破更多的技術難題。


        團隊暢談暑期研究及實驗工作


        供稿: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文:董真



        返回原圖
        /

        成人电影网